Translate

Translate

2009年9月22日星期二

上山感言

今天是开斋节假期最后一天。这次放了这么长的假期,那里都没去。没有出门也不去拜年。
其实,呆在家里最好。
昨天,静宇建议今天早上要上山给她爹地上香。我说好,因为的确很久没有上山了。之所以说上山是因为要去的地方远离市区,位于石隆门路单头榴莲落座在山丘上的佛教新村。
佛教新村是一个现代火葬场。其环境优美、整洁,大堂里的西方三圣和骨灰楼的地藏王菩萨都很庄严,办公室的师姐们都很和好客气,住宿所建好了,酒楼备有售卖素食,园艺的美化工作也逐步完成。它可以是一个旅游点,如果大家能放开心怀接受到此一游的心态。
把先生的骨灰安放在这里是对的。
先生生前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我则自小在基督教家庭长大。两个不同宗教信仰的人能结为夫妻、和睦相处,初期很多朋友叹奇,后来也见怪不怪。我们都认为任何宗教都是好的,大家不要互相排斥。最妙的是,我竟然会在他的熏陶之下,对“高王观世音正经”背得朗朗上口。至于“往生咒”却是在他离去后才学会。
有时候一个人驾着车子,就很自然的颂这些经咒。特别是途中遇上大风大雨、闪电打雷的时候,念着这些经咒会显得特别安心。。。。
现在一心要背“心经”,只叹记性不好,总是背不成。看情形,要下点功夫改变不用背,用笔抄写,相信会有效。
6年了,孩子们还是会讲起他,想念他。甚至梦见他,也一家三口来分享。其实,我也常常偷偷想念他。。。。
自从身边走掉的最亲密的人,我常常告诉自己,在自己有生之年,要对还健在家人和朋友给以及时的爱护及宽待。。。。人一走,是真的不见了,要也要不回。。。

2009年9月20日星期日

无题

今天是开斋节第一天,天气非常暖和。很喜欢这样的天气。
我们都没有去马来朋友家或同学家拜年。
今早一家三口去享用早餐后,就送静宇去富丽华打工。工作时间是早上10点直到晚间10点。哗!很长的工作时间,做店员不简单,相信要有耐站的本事。
我不反对她打工,不在乎工资,当作是磨练她吧!
静宇下车之后,我同静宙就回家。
一到家静宙赶忙学书,准备年底的STPM 考试。我希望她榜上有名,能顺利进入本地大学。
我看本地电视节目。算是在打发时间吧。
开斋节似乎就这样渡过,明天是第二天。。。。
马来西亚的日子就在各个民族欢庆节日中溜掉。。。。又一年了。
现在是9月尾,接下去是圣诞节,眼见就要迎接2010年的到来了。
日子过得好快!头发又冒出少许的银发了。。。。。

2009年9月18日星期五

共患难

人联党常务会议终于在今天918宣布10月25日召开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第23届第2次会议。
中委会是常年会议。很常时候,如果翻阅往年的会议日期,它都是在每年11月尾或12月初或月中召开。我身在执行领域25年,都牺牲掉很多年底拿假期的机会和时间。
孩子还小的时候,常常问我:“为什么妈咪每年年尾都很忙?”
我记得当年我告诉她们那是工作。近年来,孩子年纪渐长,妈妈在政治圈工作,她们姐妹俩多少都受到熏陶,也有少许的政治认识。因此,年底的工作繁忙状况是可以理解的。她们也见怪不怪,习以为常。带了书本,不多话,跟着妈妈去党部。妈妈忙妈妈的,她们忙看她们的课本、做功课、抄笔记、查字典。
每年的中委会有135人参加。有人有做功课、有人交白卷、有人看热闹、有人凑人数。一年见一次面,大家互相握手打招呼。非常热闹。总之,大家都是支部选出的精英、干部、领袖。
中委会议是一天的议程。早上8点开始,下午5点就会结束。它有一个病例,那就是午时一过,3点钟时刻,会议人数就走得七七八八。为筹备一天的会议,工作人员需要时间分析、接洽、设计、安排、开会、通知。。。。。
包括今天计算在内直到开会日期,我们只有38天来执行筹备会议。38天里的工作压力,有人理解?有人知道吗?我不知道?
或许,我们还得应付有可能举行的特大!和中委会隔天举行。估计之下,约有500多人参加。
当作是巧合的计算和安排。因为要同一批人来开会,是太花费了,不单是金钱、精神,还有时间。
每年开会,我都非常感激同事们共患难的精神,大家苦哈哈面对一切迎面的挑战。
今年也不例外。大家加油!

2009年9月17日星期四

小胖,再见!

9月15日送走了小白,今天小胖竟然也步上后尘,死了。
12点钟回家吃午饭,小胖就躺在车房里。没有伤痕也没有任何病痛的症状,和小白一样,我们不知道死因。
又是伤感的一天。
忙着为小胖收尸,也忙拨电话给议会负责部门。议会里的人说:“可能是议会最近有喷射草药,它们不小心吃了。”因为,他们家附近也发生同样的事情。
和同事谈起,他们说:可能是流行病。
下午返工回家,对面邻居前来探个究竟,为什么我家短短几天里死了2只狗。
我说:“不知道。”
她一口咬定是被人毒死。分析说:“因为有人不喜欢狗,就毒死它们。另外一个可能性就是被不安好心的人毒死,方便居心不良的人干勾当事。。。。。偷窃!”
邻居很气喷,因为她时常喂养的野狗也死了。她认为,狗也是一条生命。
我同意邻居的说法。狗儿们被毒死的可能性很高。死了就眼不见为净,也不吵闹。但是,制造了我们对死去的狗很怀念。
如果,是因为偷窃,那就得小心了。近来治安实在很坏。
其实,小白和小胖不是恶犬。它们就是爱对陌生人吠。所谓陌生人,就是不曾出现在这巷子的人。对我,狗们吠,往往会引起我们的警惕。这是好事啊。但是,别人就不这么想。
想得到毒死狗,真是阴招、恶毒的手段。眼看3只狗,已剩下小黑了。
现在,小黑最得宠了。静宙给它改名叫皇太后!

2009年9月15日星期二

今天15.9.2009

今天是一个悲伤的日子。
小白死了。我们不知死因。
今天像往常的清晨,我5点钟起身,开大门,出外伸懒腰、呼吸新鲜空气、和狗儿们打招呼。。。。。
篱笆门外的小胖和小黑显得非常静。也不见院子里小白的踪影。
我走到后院,小白就躺在出生的地方。静宙说:“小白生在那边,也死在那边。”
对小白的死,静宇很伤心。送她去学校的路程,她竟然哭了。我的心情变得很沉重,眼眶也湿了。
其实,我向来不要亲近有毛发的动物。会对小白情有独钟是百分百受静宇影响,相信是爱屋及乌吧!
自从狗儿们对我的汽车进行破坏攻击,我晚间不再给它们进院子里来。
小白因为瘦小,它能够挤进篱笆门,我也不加以阻止它。小胖和小黑则非常羡慕它。总之,3只狗,唯小白最得宠,特别是静宇对它疼爱有加。
我们为小白死去而伤感、落泪,今天的天气也显得十分阴暗,也下着毛毛雨。
小白霎那出现,陪我们度过快乐的6个月,虽然短暂,却值得回忆和怀念。。。。。。
小白,我们会永远怀念你。。。。乖巧有灵性的小白。

2009年9月9日星期三

谢谢Yen

今天下班回家,我赶忙拿起工具去修补篱笆。这些残局都拜狗儿们所赐。都是7个月大的狗了,它们没有杀伤力,但是我真受不了它们的破坏能力。
正忙修补,快邮传递车送来高原朋友的礼物。心里对狗儿们的不满顿时运销烟散。
我不曾去过金马伦高原,对那里的气候、地势、农产品。。。。略有所闻和一些认知。那是我向往的旅游点之一。我给自己一个旅游限期,今年不到,明年一定到!
前些日子告诉Yen我也要向日葵的花种,朋友真的快邮给我。收到包裹的时刻,心里真的非常非常高兴,对我而言,向日葵象征阳光。
依稀记得去年我把忘了几时买的台湾包装向日葵品种丢弃在院子里,我说“丢弃”是对它发不发苗似乎没有太大的信心和希望,因为包装盒上写逾期了。静宇说:“与其丢进垃圾桶,不如种种看,丢在院子里吧。”
出乎意料,它真的发芽了。约有十多颗。当年喜悦的心情是不在话下。
我忙移植、浇水、除草、施肥,盼它长大、长高、开花。。。。
吸取过经验,再加上朋友的指导,我这次知道要怎样种“大”向日葵!因为当年,我誇大口告诉静宇,向日葵很大朵的。大得像盘一样。她半信半疑说:“真的吗?”,结果,都是小花一朵朵。。。。。被她取笑了。
当年,我的栽种功夫什么都不缺,今天,经朋友一点,我明白了。当年是我不舍得割爱任何一朵花朵,舍不得修剪,结果,开得不均匀,不够灿烂。
夜了,屋外是嘀嗒雨声,我心里是充满阳光。谢谢你,Yen

2009年9月7日星期一

思而后行

刚才准备晚餐的当儿,静宙紧张从客厅跑来厨房,说:“妈咪,狗妈妈不知从那里拉来一包垃圾去对面安娣篱笆门口。”
我一边切蒜头米,一边追她快快出去追赶狗妈妈。
常常强调保持庭院清洁和卫生、有时候还拿扫把把马路的垃圾扫起来,这一举一动孩子都看在眼里。因此,对狗儿们带回来的垃圾,她们都有高度的敏感症。
静宙很听话,快手快脚跑出去赶走狗妈妈,把垃圾丢进自家垃圾桶。之后进来厨房洗手,嘴巴一直念骂是那一家人这么没有道德观念、没有卫生认知,一边念,一边用力洗手。
她的一举一动我看在眼里,看得出她很生气。其实,我也很生气。如果她慢一步或视而不知,我可以想象整条巷子满巷垃圾的情景。很可怕也很恐怖的,是垃圾哦!不是花朵也不是钞票。
之后,送刚小睡起来的静宇去补习。在车子里,我告诉她刚刚发生的事情。并告诉她,我要发通告给我们巷子的居民们,告诉他们怎样打包垃圾,垃圾是要丢进垃圾桶的。。。。。总之,我一边驾车,一边发我的好公民意识。
自从家里人口变成一家三口之后,我很常和孩子分享我的看法、观点和做法,她们可以发表、说出她们的看法和想法。。孩子的话有时候是有道理,也值得思考。
60年代和70年代的大人讲、小孩子听不会发生在我家。
对我的大道理,静宇很冷静的告诉我:“我看最好不要。因为,隔天篱笆挂住的信箱里肯定会有很多信件,里边写着要你先管好你的狗!”
哗!有这么严重吗?想想下,也是有道理。
看情形,为了不使自己沦为永乐多斯部落里所讲的养狗不管的主人,我要教狗儿们 R is Rubbish! T is Tong Sampah!

2009年9月5日星期六

多学多得

我的两个女儿都很好学。尤其是静宇。
一年前她说要学拉小手提琴,我说:“好”。于是,我们就安排一个时间同一位对小手提琴很有研究的朋友见面。刚刚对小手提琴有稍微的认识,还没有拉成,她转移目标说要学打鼓。我也说:“好”。
后来,她认真上打鼓课。上课时间是每个星期五下午2点到4点,学费每月80令吉。这个课程一直维持了一年多。她学得兴致勃勃,曾经问我:“为什么在我很小时后,你们没有给我上音乐课?学钢琴?”
我装傻,说:“不知道。爹地没有说要送你们去学什么啊!”这种秋后算账的事就记在不在的人最好。
其实,他老爸很有音乐细胞,他会吹口琴、会弹吉他、会弹钢琴,家里还留着他的吉他。。。我也真得不明白为什么当年没有送这姐妹俩去学一些乐器或上音乐课??!!
“现在学也不迟啊!”我补充,:“如你说的《多学多得》”。
《多学多得》这句话确实出自当初10岁的她。当年她和姐姐争论一些问题所冒出来的名句。
近日,她提议要停止打鼓课程,转去报读韩语课程。
我说:“好”。
她问我:“为什么你什么都说好?”
“因为你要学,我就给你学。”这是我的答案。我知道被拒绝是很伤心的。孩子好学是值得鼓励。
今天,她去报读韩语。学费是每个月30令吉,每个星期六下午2点到4点。
有同事建议说应该去学日语,出路比较广和很吃香。我也认同,但是,最后还是让女儿自己选择。
第一堂课就学得很开心,我也高兴。

2009年9月4日星期五

车子与泊车位

每个城市人都有烦恼,其一是车子与泊车位。
原本是一家大小老少兴致勃勃开车去逛街、去超级市场、享用早午或晚餐、。。。慢慢驾车慢慢看, 找看那里有空的泊车位或有车子倒退要离去。。。。。哗!全部满座.是满座,我自叹倒霉。再看看,有垃圾桶或是椅子霸占泊车位!我就火大。
议会的执法人员、市议员,还有市长那里去?都在冷气房吗?哎呀!骂骂骂。我能做什么?
每次出外,找泊车位,若遇到上述状况,我心里就会很不舒服。不明白为什么人这么自私?没有道德观?没有顾忌他人的感受?这不是法治社会吗?议会坐视不理?公众的利益被剥夺了吗?
今天翻阅本地各大报章,看见市长的建议。原来市长知道有市民滥用垃圾桶或椅子霸占泊车位。针对这个问题,市长劝告业者停止有关举动。市长建议若业者有需要有关车位,就应该直接向当局申请租用。车位月租价格是店前面每月240令吉,而店后方是每月150令吉。
市长苦口婆心,广泛业者有没有听进耳朵里去,用实际行动改掉不道德和自私的行为,我不知道。就让时间来证明吧!
对我而言,劝告不能解决问题。我建议议会除了劝告,应该加执法条规来执行比较妥当,因为,没有车主愿意下车把垃圾桶或椅子拉开。大家肯定不要因小失大,担心得罪人,车子会被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