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Translate

2009年10月2日星期五

深夜一通电话

深夜一通电话让我彻夜无法入眠。
我向来对深夜的电话有恐惧感,它可以是好事也可以是恶讯。
9月29日深夜的一通电话, 告知95岁高龄的家婆去世,时间是10时50分。
我和静宇漏夜赶到大姑家里去。三位伯伯都在场,四姑和小姑也在。二伯很虔诚为老人家诵“六字真言”。
静宙因为要应付考试,没有同往。
家婆是在五月份开始懒床,接下来的起居饮食都由大姑和她的女儿服侍,想着老人家,我回想起8月28日的感触一稿。。。。。。
时间过得很快,和家婆相处才短短的21年婆媳缘,就似流水般流逝掉。我相信是爱屋及乌吧,虽然说妈妈对子女的爱是一样的,其实,看得出她会比较疼爱小儿子,我这个媳妇当然也沾光。
家婆很好谈,也很慈祥。我很敬爱她。她的离去,我伤心也哭肿了眼睛。会哭是因为不舍。
虽然二伯千交待万交待大家不可以哭,我的泪水不听话,它是禁不住悄悄从眼眶里流下来,我哭了,偷偷提起手用袖子擦干它。
出殡当天的早晨下了一场大雨,导致下午的气候是无比的凉快,大家都说你太厚爱我们了。我记得当时,我想起这一刻,我又掉眼泪。
想念家婆。。。。我点点滴滴想起先生生前有一年过圣诞把家婆接来家里小住。一家老少小分享接收到圣诞老人在圣诞树下存放的圣诞礼物。
当年家婆的圣诞礼物是一盒Butter Cookies饼干加一个红包。也在那一年,她老人家点破孩子们的圣诞礼物迷。原来,圣诞老人是爹地!
。。。。。。。。。。。
安息吧!Mother! 我们会永远怀念你。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