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Translate

2009年5月3日星期日

心疼

我记得那个早上,狗妈妈是健全的,没有拐脚的现象。下午我们一家三口出门去逛街回来,惊看狗妈妈拐着脚走向我的车子。我心疼得很。
记得农历新年之前,我买苏打水清洗车房,强烈的药水伤害到它的四肢,我也是这样心疼,更何况当时我正逢要出门去。心慌之下就拿家里的雪山油给它涂上。新年出门回来,喜见它健全四肢着地,猛摇尾巴向我们走来。
如今又见它伤了脚,我也非常心疼。
狗妈妈喜欢横睡马路,相信是被车子撞到,伤了脚。
狗妈妈原是野狗。我虽然开始接受它,但还是没有勇气载它上车看兽医。就让时间来医治它的伤痛吧。虽然不是很喜欢有毛的动物,对这只狗妈妈,它对我们所表示的善意,我没有理由恶待它。自古以来,狗是人类的良伴。我承认。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